2009年6月5日星期五

窗外阴天了,音乐低声了。

store这里常卖食物,鲜少华丽文字。其实一向来只擅长用文字表露不屑不满或欢乐,文绉绉的写法对我有点难度,写了表示低落心情的也被译作笑话或旁人故事,大概现实中也一样,同学还说过“原来你也会不开心的噢?”,仿佛我只会开心的。日常言语中说的悲伤话语也一样,“我很难过”,没有人发现。

我以为过去了的情景不会再出现,但时尚是循环的,这道理套在生活上偶尔也适用,一些让我惊讶的事情出现后没有路让我退,完全绝望,如三文鱼。

这几年也不怎么提出要求,也许井绳效应,不想一个人站在回音谷,话说出來只有我自己回答。

口头相信梦想和承诺,有人卖就买,信信无妨,认真受伤。

没有评论: